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视野 > 文章 当前位置: 视野 > 文章

吉安不平安!江西吉安借贷中心资金暴雷

时间:2022-08-31    点击: 次    来源:中国民声网    作者:文韬 - 小 + 大

                       吉安借贷中心资金暴雷
  吉安不平安、百姓遭欺辱、追债新旧三年怪事多多

          撰稿 /文韬

**江西吉安市借贷中心涉嫌合同诈骗融资崩盘暴雷,新旧三年,拒不履约还款。《借款合同》无人问无人管。


**年迈74岁出借人熊火根向市借贷中心出借资金150万,病危向市委书记王某玄求助借款几万元,没得到回应,市借贷中心董事长徐某辉,更是恶劣,电话不接,信息不回。熊火根心急如焚,从病发至死亡,仅仅一个月左右的时间。


**明显的合同诈骗,吉安上下统一口径不立案,吉安百名出借人网上集体实名举报,近200名出借人向吉安政府立“血书”,誓死捍卫法律的尊严,誓死捍卫自己的合法权益,请求吉安政府把正义还给百姓,还给受害人    

                    (一)
     江西吉安铜锣湾项目,是吉安市政府招商引资项目。吉安市民间借贷登记服务有限公司,打着“为政府解忧、为民众解愁”旗号。经吉安政府于2014年批准成立。为了对老百姓更有欺骗性,将“民间借贷登记服务有限公司”改为“借贷中心”,挂牌在吉安政府大楼的行政办事服务中心这一耀眼的位置,吉安新闻媒体的大力宣传,原市长现升任为书记王某玄亲临现场视察指导的报道,让老百姓对资金的安全性深信不疑。加之业务员巧舌如簧,一套套引诱的说词:政府倡导或支持的;有金融办监督管理,借贷中心与市金融办联网了,每一笔融资款,在市金融办能查到资金的流向;借贷中心承诺了“受让”债权,有财产抵押,安全可靠……等等,出借人出于对政府的信任和对资金安全性及其以利息贴补家庭生活的考虑,将家里省吃节用的养老钱、预留看病的、给孩子读书的、买房款以及房屋拆迁补贴款……全都一股脑的出借给借贷中心。 
     哪知,这是一个“黑洞”。    吉安铜锣湾只是一个洗钱融资的导具。吉安铜锣湾项目的股东,也是借贷中心的股东,股东自己为自己借款。出借的款由借贷中心指定打在吉安铜锣湾股东亲属或公司员工的私人帐户中,然后由其个人帐户再转到借贷中心的其它个人帐户,在《借贷合同》上,有三方签字盖章或按手印,本应该是一式三份存档,可是合同体现的只是一式二份,即出借人和借贷中心各持一份。收款人、借钱人、用钱人本该是同一主体,但在《借款合同》中表现的是三个不同主体,在《借款合同》中明确借贷中心具有“合同管理权”,同时借贷中心承诺“债权受让”。事实上,借贷中心不具备“债权受让”的能力,却又承诺受让。这种行为说明了什么?从合同法的角度讲;从民典法理上以及从国家税法的角度上讲,如此行为该如何解释?              
     钱究竟到哪儿去了?出借资金开发的资产所形成的价值应该是大大高于出借的资金,怎么会亏?何况吉安政府给的是超低廉价格的土地,仅凭土地其价值就非常可观。加之政府招商引资的奖励及其补贴,可不是小数啊!   
   市金融办在2018年行文对借贷中心下发了吉安铜锣湾风险提示,但虽“发”却未“管”。借贷中心并不因此而引以为戒,规避风险。相反,借吉安铜锣湾项目之名,变本加厉,肆意妄为地向社会继续融资,拆东墙补西墙,甚至借机抽逃资金,临近暴雷的前10天还向出借人推出项目融资。据不完全统计,仅借贷中心在2020年12个月中,借贷中心与734户签了近上千份的借款合同,总金额2.1亿。另有其他借款2个亿,一年之内总借款4亿多,超限额3亿之多。市金融办在给出借人的信访回复件中认定:借贷中心长期逃避金融监管,以账外经营的方式违规对接资金2亿余元。
    纸包不住火。于2020年12月18日,借贷中心以“清理微信群”为由,悄悄地解散出借人融资微信群,在这样情况下,出借人才发现受骗了。尤其是12月20日是利息支付日,借贷中心没有兑付,资金断链的真相终于浮出水面。。
吉安市借贷中心涉嫌合同诈骗融资崩盘,危害734户家庭,上千余人。其中:60岁以上占60%;70岁以上的31人,80岁以上的7人,患各种癌症,换肾、透析、心梗、脑梗、脑瘫、肺栓塞、高危高血压和其他高危病人35人,
    令人寒心的是一对老龄夫妻90万的买房款被骗,丈夫79岁,患有心梗、脑梗,冠心病、高危高血压、二型糖尿病等疾病。因原旧房无电梯,在六层,年老体弱爬不动了,卖掉想换电梯房,又因不能按揭,暂出借给借贷中心,结果被吃掉了。现在四处流浪,无家可归。
   另一对老夫妻(男性80岁,女性75岁),因儿子在前些年过世,考虑年老多病,为养老治病,以防不测,于2020年卖掉房子。就在办理房产过户手续时,恰遇借贷中心业务员,业务员连哄带骗,两老把卖房钱及全部家当都给了借贷中心。资金爆雷事发后,两老惊吓了,两人患了脑梗,先后几次双双住院,如今整日以泪洗面,有时想找政府诉苦,找骗子追债,但由于債事的打击,犯糊涂,坐着公交车来回绕了几圈,不知道该朝什么方向或往哪个位置走,才能回家。

                     (二)
 出借的资金要不回,出借人急的发跳。为追回被骗的血汗钱,出借人首先想到要找政府,向政府求助。于2021年元月18日,出借人自发的到了市政府的广场,请求见当时的市长王某玄,却料想不到的是:没有领导出面见受害人予以安慰或疏导。相反是公安一拥而上,将9名出借人抓进监狱,9人中有患心脏病心脏装有支架的和患有高血压、孝喘病的患者,其中还有一位女性青年被四个公安按倒在地,头部脸部被按的贴在地面,胫部被公安用腿顶压着,反扭双手带上铐……在法制社会的今天,我不敢相信,公安却敢这样的干?肇事骗钱的不抓反倒抓受害受骗的出借人。吉安的公安究竟是人民的公安还是“为官”的公安?是为民执法还是为官执法?
      2021年的春节前,为了“维稳”,借贷中心出台公告:展期。公告曰:若再违约请出借人予以谅解,一部分利息则“以券(超市购物券)代资”。我不得不佩服吉安市这个革命老区搞经济工作不怎么的,坑害百姓竟有如此优秀的高手。
     2021年的春节过后,签了展期合同的,原本是“要月月付息,发的购物券要回收的”,可是,春节过了,维稳成功了,只付了一个月的利息,又是不了了之,没有下文,购物券成了废纸。对此,出借人怎么也想不明白:失信违约了,也可以“优惠”或“打折”?  
     对于到期的、逾期的,欠息的,借贷中心又有“新举措”,发出公告:欠息的先付50%,本金付80%,公告公开不到一个月又变了。对本金的归还问题,究竟什么时候还,还多少?怎么还?不得而知。无奈,受骗的出借人找市信访办,找市金融办,找主管的庐陵新区政府,找市借贷中心,找吉安铜锣湾……数不清楚其中有多少次了,最让出借人无法接受的是在2021年上半年,出借人与吉安铜锣湾和市借贷中心三方坐下就解债问题进行协调,出借人多次邀请政府专班人员参与协调沟通会,但是请不动,理由是“政府不宜介入债事问题”。更让出借人惊讶的是,市信访办一位科长对出借人频繁信访不耐烦了,来了脾气说:“你们再闹就给你们定非法集资,让你们一分钱都拿不到”,
      依据于合同法,出借人找法院要求起诉,但法院不受理,原因是政府已开会布署了,这是众债,届时统一处理。找公安,公安不受理。原因这是民事经济纠分,不是刑事案件。吉庐林(园)项目出借人不服这口气,于2022年1月27日向公安报案,要求追究吉庐林(园)项目相关人员涉嫌诈骗犯罪的刑事立案,但公安理由:不是非法占有,而是企业周转需要。更荒唐的理由:涉事责任人承认了是个人行为,表示愿意承担还款的责任。对此,我在想:如果杀死人后,犯罪人认罪并承诺愿意赔偿。是否可以不予治罪了?
         

                            (三)
    出借人弄不明白,借贷中心是明显的合同诈骗,为什么不立案,仅是与借贷中心董事长徐某辉无直接关连的“薪火投”给定了'非法吸收存款”。薪火投项目和吉安铜锣湾项目有着共同特点又有一定的区别,共性特点表现在:“隐瞒真相,虚构事实,公款打个人户”。薪火投与吉安铜锣湾的区别:薪火投不是借贷中心推出的出借项目,其出借主体是区市场监管局批准的,行政许可是市场监管局,经营范围是投资咨询,不含金融;吉安铜锣湾是由借贷中心推出的项目,借贷中心是市政府批准的,行政许可是人民银行,经营范围:融资对接;也就是说借贷中心披的是合法的外衣;而薪火投则没有“融资对接”这套外衣。如果说,仅因为“融资对接“问题来确定是否构成犯罪的话?那么,请问:开车撞死了人,是否有驾驶证的,可以不予追究其刑事责任?
    借贷中心在向社会推出的出借项目中,其中的吉庐林(园)是典型的合同诈骗。吉庐林(园)实质是同一个项目公司,都是空壳公司。因为吉庐林融资不下去了,所以就将吉庐林改了一个字,变成“吉庐园”,借款用途是虚构的,融入的钱,是为了归还前借款的本和息,而非如公安所说的“资金周转需要。
   出借人在法律的许可和框架范围内,遵守逐级信访的原则,依法维权,多次以书面材料向相关领导反映,也多次向相关部门投诉或求助;向吉安市委书记王某玄先后交两次材料,都没反应,不理不睬。受害人又能怎么样?
   对出借人的投诉,按属地管理原则都是返回到吉安处理回复。每次回复,都是千篇一律地官样文章,答非所问,就轻避重,唱高调:“政府高度重视,加强应急管理;在组织结构上,强化了专业管理机构,先后成立了专案组,应急处置办,工作专班“等等;同时也解释说:2021年邀请会计事务所和审计部门对吉安铜锣湾和借贷中心的财务及资产进行全盘审计。2022年又邀请北京的律师团队和审计事务所来吉安再次审计。对出借人投诉借贷中心的不立案问题,则总是以对“薪火投”的立案处理来掩盖或搪塞,千万百计地保护借贷中心及董事长徐某辉。对借贷中心拒不按《借款合同》履约受让还款问题,借贷中心涉嫌合同诈骗犯罪问题,借贷中心的资金流水问题,借贷中心的钱究竟到哪里去了……等等实质性问题却只字不提。不作回应,在“解债化债”中,没人问也没人管。
    政府和公安口口声声要出借人依法维权,可是,每当出借人请求政府按合同法主持公道,要求政府府依法严惩骗子,派出所和街道办居委会却不停地打电话予以威胁:“不要闹,再闹不仅对你自己的工作有影响,而且对孩子的就业或上学读书都会影响,届时自己还得受苦又将被抓进监狱”。真是好一副“菩萨心肠”。

                   (四)
     资金暴雷,新旧三年,出借人追债一肚子的苦水,跑酸了腿,磨破了嘴皮,债仍是债,且又面临“缩水”或被吞噬的危险。
   2021年6月,恰逢党诞辰100周年大庆的日子即将来临之时,在政府“稳定压倒一切”的强势促动下,就2亿多的本金偿还问题,借贷中心和吉安铜锣湾有了“动作”:决定“于2021年6月26日起开始启动兑付,第一期先行每户付3万元”。出借人信了,以为是真的。但犹如昙花一现,2021年的“七.一”过了,2021年的“十月”国庆过了。每户兑付3万的承诺又成谎言。余有100多户3万的影子都没看见。2022年的春节来临,骗子故伎重演,第一次的3万元兑付还没完全解决,却只弄出“给少数20多出借人发了第二个3万元”用此一招,弄的出借人彼此间矛盾加深,形成内斗。
     2022年春节过后,政府主动或应出借人请求“召集”或“主持”多方参加的沟通协调会。但每次的沟通协调会,对出借人反映强烈的问题,比如:至今仍没兑付3万元的兑付问题;借贷中心承诺的“受让”,什么时候还款还多少?等等,总是议而不决,沟通会成了形式。每户3万元的兑付问题,额度虽小,但对出借人来说,这是一丝光,是政府“以民为本”的情怀,是政府给予老百姓的关怀和温暖的一个实质性的举措。出借人渴望着,却一次又一次的失望……
     最最令人震惊的是,2022年2月份,一位年龄74岁的老人熊火根,出借资金150万,经医院检查患肺癌,住进了医院,昂贵的治疗医药费,熊火根万般无奈,向借贷中心董事长徐晓辉求助,向吉安市委书记王少玄求助……苦苦的哀求,请求哪怕算是借几万元应急住院治病也好呀!可是,书记王某玄没回应;借贷中心董事长徐某辉,电话不接,信息不回,做人最起码的“良心”和“仁义道德”,似乎是被狗吃掉了。熊火根心急焦虑,病变加速,从病发至死亡,仅仅才一个月左右的时间,医生为之震撼,实为罕见!
    2022年4月8日一位童女性出借人患尿毒症有十年之久。也是被借贷中心被骗了资金的其中一员,与10多个难友一道,好不容易在借贷中心找到了董事长徐某辉,一再乞求徐某辉按承诺履行“受让”,哪怕是暂履行10%,给点钱治病。但徐晓辉拒不答应,这位患尿毒症的女性出借人感到很绝望。想不通要跳楼自杀。被两位公安和出借人拦住,否则将出现继熊火根死亡后又一悲剧。事发时,出借人打电话给庐陵新区专班领导予反馈,没反应。可是,在第二天中午政府竟出动3部警车和10多名特警来到现场,就象进入一级战备状态,给出借人每人分发《法律告诫书》,要出借人签名并写上身份证号码。在特警公安的“营救”和护送下,徐晓辉气趾高昂地摆脱了出借人的讨债……对此,老百姓又能说什么?唯有的是叹息,是内心地感慨却无法用言语表达的愤怒与抗议:一个骗子,用的着动用特警和公安来保护?政府什么时候为了帮出借人追债出动特警?
   对借贷中心的赖帐行为,违规违法及偷税漏税的举报不处理。今年吉安市所属的吉州区、井开区及井冈山借贷中心也融资暴雷了,涉案情节与吉安市借贷中心完全一致,公安对出借人的报案作出了立案决定。同样的事件,同样的事件背景,同样的违法手段,只是彼此背后的背景和角色不同,老板的实力不同。吉安市借贷中心却不立案? 井冈山,井开区、吉州区借贷中心的处理与吉安市借贷中心的处理却截然不同,似乎是“两个吉安政府,两个吉安公安”。对受害人的投诉,吉安庐陵新区每次的回应,都是“张冠李戴”,把对与市借贷中心融资崩盘不是一回事的“薪火投”事件的处理,作为向上级汇报搪塞的“事实与理由”。成立专班不假,但专班为出借人做了什么?除了想法设法为“市借贷中心及徐某辉”甩锅摆脱追责外,哪一件事能让受害人信服?令出借人感到愤怒的是:受害人向相关方请求依据《刑法》、《民法典》及其《借款合同》严惩骗子,相关方却撇开涉嫌犯罪和违约问题,以《破产法》掩盖借贷中心及徐某辉的罪孽,变相地怂恿借贷中心吞噬出借人的“血汗钱。将“在事实上,法理及法规上”与出借人的债权债务关联难于站住脚的“吉安铜锣湾破产重整”,割出借人的韮菜。为市借贷中心及徐某辉洗钱甩锅,将市借贷中心的债务危机,以及涉嫌犯罪的危害转嫁给出借人。 
   为了让出借人进入“破产重整”的笼子,政府不再顾及“不予参与债务问题”说词,分工包干,不停给出借人打电话,逐个的劝说威胁,连哄带骗,要出借人去确权。 为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出借人不再抱任何幻想。先后有四名出借人网上实名举报“吉安官商勾结,不作为乱作为,涉嫌保护傘”。继四名出借人实名举报后,又有上百名出借人集体视频实名举报,近200名受害人立“血书“向政府表示不放弃债权,誓死维护法律尊严的决心,请求政府将正义还给百姓,还给出借人,依法严惩骗子。其中有位心脏装有支架的出借人,因为呼吸的障碍,表达困难,由其未成年的小孙女代替实名举报。不可想象,这幼小年龄的小孙女何时才能抹去这心中的阴影?
    剩下漫长的等待和无尽的痛苦,本金一日不回,受害人的心千疮百孔...... 

上一篇:重庆大学附属肿瘤医院43亿招标又爆实锤大雷

下一篇:没有了

联系《中视网》 | 关于《中视网》
京ICP备09087534号  |   QQ:663924333  |  地址:北京市房山区良乡大学城  |  电话:010-86753111  |